過濾器
上一頁

租船合同的擔保書可否被視為載有限制船東要求抵押品權利的隱含條款?

2021-05-29

簡介

最近在英國 CVLC Three Carrier Corp and another v Arab Maritime Petroleum Transport Company [2021] EWHC 551 (Comm) 一案中,英國高等法院(商事法庭)(法院」)強調,除非出於商業上的必要性,否則不會將合約視為載有任何隱含條款。

Can a term be implied into a charterparty guarantee limiting the shipowner’s right to seek security? 租船合同的擔保書可否被視為載有限制船東要求抵押品權利的隱含條款?

背景

2019315日,CVLC Three Carrier Corp (CVLC3) CVLC Four Carrier Corp (CVLC4)船東」)分別Al-Iraqia Shipping Services and Oil Trading租船人」)出租船隻。Arab Maritime Petroleum Transport Company擔保人」)為租船人準時履行責任提供擔保。擔保人提供了兩份內容相同的擔保擔保書」),以換取船東與租船人訂立租船合同租船合同」)。擔保書並非以標準格式草擬,但其條款是任何具備擔保書相關工作經驗的人士所熟悉的,而且主要基於範本草擬。擔保書的條款包括其中包括下文:

「若 [租船人] 違反其參相關租船合同的條款及條件不時到期應向 [船東] 支付船租責任,且 [租船人] 違反上述付款責任持續不少於30個曆日,則 [船東] 有權透過 [租船人] 的違約行為通知 [擔保人] 引用本擔保書,要求 [擔保人] 立即累計及到期應向 [船東] 支付的未付船租,支付到前述租船合約第26格所訂明的銀行帳戶……

[擔保人] 亦不可撤回地、絕對地及無條件地作為主要債務人而非僅作為擔保人保證光船租船人妥當及準時地履行上述租船合同下的任何及所有其他責任……

20191224日,船東以租船人違約為由向租船人發出終止租船合同的通知其後,船東向擔保人發出仲裁通知書,指稱他們已因為租船人違反租船合同而蒙受損失及損害,並指擔保人須根據相關的擔保書負上法律責任各方就船東的申索委任了一名仲裁員(仲裁員」)。

2020731日,船東向安哥拉盧安達省級法院提交申請,求扣押擔保人的船隻,作為船東根據擔保書提出的申索的抵押品。安哥拉法院其後發出臨時令扣留擔保人的船,並頒下判決,下令扣押有關船隻。

同時擔保人向仲裁員申請,要求宣告根據擔保人 [船東] 之間日期為2019315日的 [擔保書] 載有隱含條款船東不會就 [擔保書] 涵蓋的事宜求額外抵押品仲裁員作出裁決,按照擔保人的請求作出宣告,並判擔保人獲付利息及訟費其後,仲裁員作出第二項裁決,宣告船東違反隱含條款,而船東擔保人承擔的損害賠償責任有待進一步評定(仲裁裁決」)。

船東根據1996年仲裁法》第69條就仲裁裁決向法院上訴


判決

法院認為,一項條款必須符合較高的法律門檻,才可被視為隱含於合約之中,而正確的適用測試為必要性測試test of necessity,因此裁定船東上訴得直。某項條款不會純粹因為它看似公平或因為只要有人向訂約方提出有關條款訂約方便會同意,便將條款視為隱含合約中。相反,正如 Marks & Spencer Plc v BNP Paribas Securities Services Trust Co (Jersey) Ltd [2016] AC 742 Ali v Petroleum Company of Trinidad and Tobago [2017] UK PC 2 兩宗案件,只有在合約因為少了某項條款而缺乏實際連貫性及商業效率的情況下,才可被視為載有隱含條款

在應用上述測試時,法院認為有關合約性質及案情未能提供充分理由,將限制船東求額外抵押品的權利的條款視為隱含擔保書。由於擔保書採用範本條款假如仲裁員裁定擔保書載有隱含條款,將意味著相同的條款亦應隱含所有其他包含了相類似措辭的擔保協議中。

此外,法院留意到,在正常情況下,若出現可爭辯的違約情況,訂約方不會被取得抵押品。因此,禁止額外抵押品的隱含條款免責條款類似免責條款而言,法律上早已確立:合約通常需要清晰的字眼法院才裁斷訂約方有意合約其普通法權利或補償。但在本案中,法院擔保書用的字眼看不到有這種意向

至於仲裁員認為擔保人已根據擔保書提供充分抵押品,否則各方便不會訂立租船合同這一點,法院認為扣押擔保人的船隻不等於「雙重抵押品,因為擔保書在船東與擔保人之間另行建立了合約關係在租船人可能違反租船合同的情況下儘管船東可根據擔保書向擔保人追討賠償,但並不等於船東有權向擔保人求抵押品。這向擔保人要求抵押品的權利僅在擔保人違反其在擔書下的責任(而租船人違反租船合同)產生。因此,儘管租船人就租船人在租船合同下的責任提供充分抵押品(即擔保書,但卻未擔保人違反擔保書提供充分抵押品,因為擔保人的責任是獨立分開的

法院亦補充,要是船東能夠透過扣押船等方式租船人違反租船合同責任要求抵押品,卻不能就擔保人違反其在擔保書下的主要責任向其求類似抵押品,將違反「商業常識」。

 

要點

CVLC Three Carrier Corp 一案可見,除非出於商業上的必要性,否則合約不會被視為載有任何隱含條款訂約方如希望在合若干權利(如要求額外抵押品的權利),則應在合中明文訂明,以便強制執行

法院亦強調租船合同與擔保協議所施加責任彼此獨立,主要債務人與擔保人的責任是完全分開的。即使租船人已就租船人違反租船合同責任的情況提供抵押品船東就擔保人違反擔保責任而向擔保人求抵押品的權利不會因此受到限制


如有查詢,請聯絡我們的訴訟及調解爭議部門:

E: shipping@onc.hk                T: (852) 2810 1212

W: www.onc.hk                  F: (852) 2804 6311

香港中環康樂廣場 8 號交易廣場第三期 19

注意:以上內容涉及十分專門和複雜的法律知識及法律程序。本篇文章僅是對有關題目的一般概述,只供參考,不能構成任何個別個案的法律意見。如需進一步的法律諮詢或協助,請聯絡我們的律師。


律師團隊

甄灼寧
甄灼寧
主管合夥人
胡慶業
胡慶業
合夥人
甄灼寧
甄灼寧
主管合夥人
胡慶業
胡慶業
合夥人

最新文章

中介經紀人是否被視為租船合同訂約方的代理人並負有受信責任?
簡介 眾所周知,代理人對其委託人負有受信責任,而代理人是指具影響委託人法律關係的人。在 CH Offshore Limited v Internaves Consorcio Naviero SA, Maritima Altair Petromar SA, Lamat Offshore Marine Inc. [2020] EWHC 1710 (Comm) 一案中,法院討論了中介經紀人是否代理人和是否負有受信責任。
如未能在租船合同指定限期內披露所有證明文件,可導致喪失訴訟時效
簡介 2019年11月,英格蘭及威爾斯后座法院商業及財產高等法院轄下的商事法庭,就MUR Shipping B.V. v Louis Dreyfus Company Suisse S.A. [2019] EWHC 3240 (Comm) 一案頒下裁決,確認先前仲裁庭裁定,在租船合同有關條款指明的限期後才披露相關證明文件,將導致該租船合同喪失訴訟時效。
租船合同擔保人的確切責任範圍取決於擔保書的措辭
引言 在航運業界,以擔保書來確保租船人向船東履行責任是相當普遍的做法。很多人以為擔保人只是在主要債務人欠債的情況下才須負責,但這並非事實的全部。未了解擔保書的真正性質便貿然簽署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擔保人可能會面臨大量的債務申索。
Back to top